九鼎彩票

迷途归鸟回“家”记

发布时间:2020-12-21 信息来源:

家,是一个人灵魂的寄托,是心灵的港湾,是漂泊的终点,是一生的归宿。有的人有家不愿意回家,有的人没家却拼命想家。半辈子在外“漂泊”的曾某,对家有格外的渴望之情。这个“家”,既是一个正常的户口,又是一个容身的住所,更是一个可以让他心灵归于安宁的温暖大家庭。

事情还得从2019年的1月说起,或者可以追溯到更早。

“老曾,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公租房申请批下来了!”2019年1月的一天,正在成都某工地打零工的曾某接到河北派出所社区民警魏鹏彪打来的电话,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么难的事,这么快就办下来了。魏警官真是个好人!”听着电话,曾某的眼泪激动得直往下掉。当初他向魏警官提出这个要求时并没有指望成功,但是魏警官一直放在心上,跑前跑后地热心帮忙,带着他一趟趟地查资料、开证明、递交申请……简直比办自己的事还要上心。现在不仅帮他办下来了,而且出乎他意料地快。从此他又有“家”了,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收获了一位“精神上的家人”,一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河北派出所的社区民警魏鹏彪。

那是在2018年夏天,烈日炎炎的七月,他正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忙于工地上的活路。突然,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来自家乡雅安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曾红兵(化名)吗?我是河北派出所民警魏鹏彪,现在向你核实一下你的住址。”

“核实啥子嘛,我没得啥子好核实的。”一听是派出所的电话,与派出所打了几多交道打怕了的他没好气地回答。

“你别忙挂电话,我是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的民警,你是我们辖区的群众。我们正在清理核对‘一标三实’信息,需要登记一下你现在的居住地址。”电话那头的人怕他不肯听完,忙抢着解释。

“我说了我没得住处。睡桥洞,你登记嘛!”怀着多年积蓄的对公安机关和警察的一腔仇恨,他气咻咻地怼了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两天后,手机再次被那个0835开头的电话拨通。“要爪子嘛,被关了一次又一次,出来了还不能有点自由了吗?!”

“我知道你的事,你不要急,听我说。”电话那头的警察耐着性子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因为盗窃坐过几年牢,现在一直在成都打零工谋生?”

“是又咋个?你们政府只晓得抓人,我出来后没户口没身份证,找不到工作,饭都吃不起,你关心过没有?那个时候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来呢!”他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忍不住冲着电话吼了起来。

“哥老倌,你听我说,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政府反映,在法律和职权范围内,我们公安机关能帮助你的尽量帮你。”电话那头的人诚恳地说。

“说得倒是好听,你帮我呀!”他赌气叫到,以为对方会就此罢休。

“你有什么难处吗?”不料那个自称魏鹏彪的警察还来真的了。

……

沉默了一阵后,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马马虎虎应了句“让我想想”就匆忙扔下电话,像扔掉一个烫手山芋。

回想起自己的前半生,往事不堪回首。他刚刚18岁那年误入歧途,跟着别人盗窃被抓,从此人生轨迹被改写,走上了辗转漂泊之路。今年52岁的他,竟然有23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两次重操旧业,三度入狱服刑,走投无路苦伶仃,半生时光枉蹉跎。在狱中他错过了父亲的去世,出狱后不久母亲也病逝,变得举世无亲,孤身一人,生活无着无落。2006年从狱中回到社会以后,彻底漂泊无依,依靠到处打零工了却残生。本以为生活就像一趟从黄昏开往暗夜的列车,就这样了无希望,不料魏警官的出现使他看到了黎明

电话这头,雅安雨城,挺进路上、青衣江畔,河北派出所捧着笔记本,握着“嘟嘟”作响的听筒,社区民警魏鹏彪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这个曾某是河北派出所民警在维护辖区“一标三实”基础信息时凸显出来的人员。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他是一名前科人员,出狱后居无定所,来辖区派出所报到后就外出务工了,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近年来,四川省公安机关大力推行“一标三实”基础信息采集和“双清”工作,社区民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多方打听到他的电话号码,得知他在成都打零工。谁知电话刚打过去,一言不合就挂了。但是工作必须要做,越是不肯配合的人,越要啃下这块硬骨头,用关怀温暖走进他心里去,帮他解除担忧顾虑,化开心结,才能得到他对公安工作的理解支持,也才能真正帮助他融入社会,走上生活正防止再次犯罪。

“喂,曾大哥,你好,你还在成都打工没有?”魏鹏彪小心翼翼地通过电话打着招呼。

“咋个又是你?有啥子好登记的嘛,我没得住处,睡桥洞,睡大街,哪里合适就睡哪里。这你都要管?那你帮我找个住的地方嘛!”这位曾某在电话那头不满地嚷嚷,听起来似乎有很大的情绪。

经过几个回合短兵相接,虽然一再被拒绝,但是魏鹏彪敏感地察觉到,这个曾某一定有故事,不然自己不会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既然他有心结,就让我来帮他化开。”魏鹏彪从此对曾某更加上心了。在一次又一次电话沟通中,小心翼翼探寻他的身世,设身处地理解他的心情,真诚委婉地引导他说出心中不快,终于像撬开紧闭的贝壳一样,一点一点走入他内心,赢得了初步的信任。

经过了几天认真思索,曾某的思绪也逐渐清晰了起来。不能一味这样置气,他告诉自己。看来政府是真正关心他,不然这个年轻的魏警官不会这样三番五次打电话找他聊天,问他的难处听他诉苦。他决定回去看看,回到那个他曾经有家而后又把家弄丢了的故乡。

“魏警官,这几天我在工地上打零工,眼下工期就要结束了。下周我来找你,我们见面谈吧。”拨通魏警官的电话,曾某鼓起勇气发出了见面的邀请。身处在河北派出所里的魏鹏彪,也终于等来了一个当面了解这个“新晋帮扶对象”的机会。

2018年8月的一天,曾某如约来到河北派出所,第一次向魏鹏彪敞开了心扉。“我是蹲过三次监狱的人。1985年因为和被人一起偷了废铜烂铁被抓住,被判了两年……”

往事历历在目。

“站住!警察,别动,把手举起来!”“不好,警察来了!”别人闻声都跑掉了,只有他腿一软跑不动,拿着赃物的手僵在空中,整个人就像被502胶水与大地牢牢粘在了一起。那时他只有18岁,正值大好的青春年华,却因错误锒铛入狱。出狱后受尽歧视,唯一待见他的还是以前一起干坏事的那帮狐朋狗友。于是不出两年,他又实施盗窃把自己送进监狱。这一蹲就是十六年,就让自己的人生在早已偏离的航向上越偏越远,也让自己比别人做人矮了半截。更要命的是,第二次出狱后没有工作的他,四处求职碰壁。没有生活来源,于是重操旧业偷抢度日,仅仅时隔一年便再次走上犯罪之路。这么多年来,在他心里,始终认为这一切都是公安机关造成的,是公安机关抓了他、关了他、害了他。

“我一直怨恨你们警察。”面对着眼前诚恳的年轻民警,他一点点割开从前的伤口,将回忆里所有的痛苦公布于天下。“但是,你这样执拗的警察真是个例外。”说着,他挠挠头,咧咧嘴,有点难为情地笑了。

这是我的工作。你好像有什么难处?说吧,只要是为了你今后好,我愿意尽我的力量帮你。”魏鹏彪目不转睛郑重其事地告诉他。

“我想家。雅安是我的家乡,这几年我还算身强力壮,在外面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再过几年我干不动了,还是想到回雅安,也没别的,就希望在雅安有一个安安稳稳的家

“好,我帮你想办法。这几年政府建了许多公租房,专为低保、低收入群体和刚参加工作的人提供租住用房。你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自身买房、租房都困难,我明天去跟社区咨询一下,只要你符合条件,我尽力帮你申请到。”魏鹏彪毫不推脱。

此后的一段时间,便是魏鹏彪坚持不懈的跑腿时间。他先带着曾某到社区咨询了申请公租房的相关事宜、准许条件,大致评估了其申请资格。但当时公租房的申请工作尚未开始,魏鹏彪让曾某先回去继续打工,一有消息就通知他。几个月后,雅安公租房申请工作启动,魏鹏彪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曾某。按照社区的指导,在魏鹏彪的帮助下,曾某的申请材料很快准备齐全,并按期递交了上去,只等着审批分配了。程序虽然顺利走完,但曾某的心却是忐忑不安的,毕竟他曾是坐过三次牢的人,俗称“三进宫”人员,在雅安无亲无故,事最终能不能办成还是个未知数。但是不管结果如何,都感谢人家魏警官。他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了眼前这个年轻的警察,因为通过一次次接触,他明白了他是真心关怀他、帮助他

果然不久就有了好消息,曾某的公租房顺利通过了审批。拿到钥匙的曾某高高兴兴来到公租房内,反反复复打量着干净明亮的房间,难掩激动的心情。他用打工攒的钱买了床、衣柜等简单家具,把家里装点了一番。铺上了朴素的新床单、挂上洁净的窗帘,家里顿时有了生气。有了家,就有了寄托,人有了落脚的地方,心便有了安定之处。叶落总要归根,年过半百的曾某至今单身一人,以前孤孤单单飘飘荡荡,世界之大却没个落脚的地方。在派出所的关怀下,在魏警官的帮助下,如今的雅安对于他,意义已大不同于从前。平时他在外打零工谋生,逢年过节便常回家看看,见一见派出所的“亲人”,成了他最大的幸福。

三十几年,兜兜转转,漂泊的心终于找到归途。作为一名曾经多次受到过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的前科人员,民警魏鹏彪对他并没有一丝丝嫌弃,给了他尊重,给了他希望,给了他温暖,也给了他真正回归社会的勇气。在派出所的关心帮助下,曾某学会了与社会和解、与公安机关和解、与自己和解,真正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和温暖,消除抵触情绪,享受起了普通公民的生活。

前阵子,市局组织邀请了一批媒体到基层宣传工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感慨地说道:“雪中送炭,赛过送一座金山。我就像一只没有脚的鸟,这么多年来没有落过家。父亲去世以后,我在雅安已经没有了亲人,是河北派出所和魏警官帮助了我,他们比亲人还要亲。我可以向魏警官保证,这辈子好好靠劳动吃饭,再不惹事了。

“在我的经历上,可以看到一些影子,也给了其他像我一样的人一些启示。希望他们都能得到关心,也像我一样能够真正‘回家’。”面对记者镜头,曾某流露出真诚的话语,眼里泪光晶莹闪烁。(雅安市公安局蔡丽华)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