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彩票

那山,那水,那彝族警察

发布时间:2020-12-21 信息来源:

很多年前路过一个山间无名小镇,随便去了一家旅馆,旅馆简陋但干净,店主的相貌平常得令人过眼即忘,但他待人亲切而和善,山间缺电,他撑着马灯为我照亮,嘘寒问暖,唯恐我在他的旅店着了凉。那夜尽管山风呼呼,山雨潇潇,但我睡得很香很甜,第二天天亮,又继续赶路了。我见过许多灯火辉煌、富丽堂皇的宾馆,蓦然回首,我想起了山间的那家旅店,或许今生我再也不会路过那里,再也见不到那位店主,但那盏灯火却无比温暖,那张笑脸却无比亲切,原来那是可以让你的心灵睡安稳觉的地方,不知不觉,这不经意的回忆成为我人生旅途的一个美好定格。

我想说的是一位大山里的彝族警察,他就像那个山间旅店的店主一样,相貌平常,毫不出众,但他亲切而和善,他会在风雨中为你撑着灯,他会对你问寒问暖,他会让你睡一个安安稳稳甜甜美美的觉。他就是彝族干警曲丙月批,汉名张月批。张月批在屏山县公安局新市镇派出所一干就是二十四年。

西南边陲的屏山县新市镇,西面扼守大、小凉山的咽喉,南隔金沙江与云南昭通相接,这是一个彝汉交界,水陆两便的物资集散地,被誉为万里长江巨龙的“龙尾”,张月批在这里默默无闻地一干就是二十四个春秋。说起张月批的从警之路,至今回忆起来还令人唏嘘感叹。那是1984年的时候,年仅21岁的张月批当上了屏山县清平彝族乡乡长,风华正茂,前途无量,对于一个彝族小伙子来说,对于他的家族来说,这是一个何等了不起的成就。一次在县上开会,张乡长得知县公安局要招收一名彝族干警,这是根据形势的需要,因为当时屏山县没有一名彝族民警,而紧邻大凉山的新市、清平等数个乡镇彝汉群众杂居,非常需要一名彝族民警处理涉彝警务。张月批的眼睛闪亮,他当即向县委领导提出自己想当一名公安民警,领导们以为他是开玩笑,但张月批很认真地说他向往警察这份职业,他会为是一名人民警察而感到骄傲,县领导让他考虑成熟再作打算。

回到清平乡后,张月批夜不能寐,冷静思考后挑灯起床,毅然向组织写出了当一名人民警察的申请。上级组织经过考察,认为张月批是一块干公安的好料,批准了张月批同志的申请。就这样,张月批舍弃了让许多人羡慕的职位和前程,选择了艰辛而清贫的从警之路,成为新市镇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这一干,就是二十四个寒来暑往。

很多人都诧异张月批的选择,他究竟想干什么?二十四个春秋证明了,他选择从警不是沽名钓誉,不是心血来潮,不是追求名利地位,他是实实在在热爱这身警服并为之默默奉献。很多人都诧异,这二十四年来张月批总那么一身是胆,总那么一往无前,总那么善良正直,在他的血液里,既流淌着彝族人民的豪放与勇猛,又蕴含着人民警察所具有的公平与正义。

温暖阳光和煦地洒照大地,冰霜消融,草绿花馨,百鸟鸣啭,心境明朗。这似乎是张月批散发出的魅力。

一个乐于奉献、善于承受的人,人生的步履往往显得沉稳,人生也因此丰富和深厚。承受了阳光,就有了鲜花硕果;承受了巨浪,就有了登临彼岸时的放松释然;承受了风霜雪雨,就有了坐看彩虹的欢欣和感悟,而承受的结果就是无私无畏的奉献!

新市镇地势险峻,人口流动频繁,彝汉纠纷突出,社会治安相对复杂,重特大案件占全县发案数的一半左右。张月批记不清自己办了多少案,记不清自己抓了多少嫌疑人,记不清多少次出庭担任翻译指控彝族犯罪嫌疑人,记不清调解了多少彝汉纠纷……一个心地坦荡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那么从从容容,都是那么信心百倍。还记得从警之初,张月批为了当好一名人民警察,以彝族的仪式发誓戒酒。要知道,喝酒是彝族同胞的民族习俗,婚丧嫁娶、喜怒哀乐都要用酒来表达,而且张月批在同族人中酒量属上乘。但张月批说到做到,彻底戒了酒。此后,无论是在彝族狂欢的节日里,还是在日常工作中,他严格履行自己的诺言,再没喝过一次酒,这不能不让人佩服。拒绝诱惑、坚守信念,使他在治安状况非常复杂的新市镇一次次地经受住了各种考验,所以关于张月批的口碑你无须担心,在当地,无论干部、普通群众或是彝族同胞远远地看见他,都会热乎乎地叫上一声:“嘿,曲波(彝语‘朋友’)!”

有人说张月批傻,二十年了还是一个普通警察,图什么呢?对于这个很世俗的问题,他唯有淡淡一笑。他傻吗?如果要追逐名利,那么二十四年前他就已经上路了。他有他的境界,不为什么,只是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母亲的微笑。甘当一个乐于奉献、正直无私的人民警察,如果没有超越自我的气概,内视自守的精神品质,就不会在艰苦复杂的环境下,保持一个豁达自如的风范;甘当一个勇往直前、信念坚定的人民警察,如果没有对世情的彻悟,对生命的感恩,就不会在大江东流、泥沙俱下的裹挟下,保持一个恬淡平和的心境。一个真正能够迎接和承受各种人生际遇和挑战的人,绝不是气量狭小的平庸之徒,他可能会忧郁,但灵魂的天空不会黑云压城;他也许会兴奋,但热泪盈盈中他不会因此迷失方向。

躺下是一条河,站起就是一座山。还记得一次他带领一个民警追踪一个彝族逃犯,在山间辗转七天七夜,饿了吃窝窝头,渴了喝溪水,嫌疑人揭瓦夺路而逃,张月批上梁追击,嫌疑人从高墙跳下,张月批也奋勇跳下,嫌疑人被张月批的气势镇住了,跪求看在彝族本家的分上放他一马,张月批毫不留情地说道:“不可能,抓的就是你!”

正因为如此,他在从警生涯中总是那么从从容容,正因为如此,他对彝族同胞犯案毫不留情,正因为如此,有人叫嚣要给他教训,而他一笑置之。这就是张月批:抚摸着从警二十多年留下的多处伤痕,每一处,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回忆,每一处都是对新市镇父老乡亲的深爱,都是无怨无悔的忠诚!一位领导曾经这样评价张月批“当了一辈子警察,干了二辈子的活,苦了三代人!”

《道德经》里有这样一句话: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随遇而安,不避卑下;水心态明净,渊深不显;水仁爱万物,润泽生长。在我看来,“水”仿佛就是张月批的写照。

那山,那水,那彝族警察张月批,他就像那个山间旅店的店主一样,他会在风雨中为你撑着灯,他会对你问寒问暖,他会让他辖区的父老乡亲每天都睡着安安稳稳的觉。宜宾市公安局  喻强

分享
TOP